感覺自己被視姦了

健磨 安倉 橫雛 BJ News無牆 竹馬
不寫文 不是畫手 歡迎同好GD
這裡是我花癡的地方
姐愛的就是冷cp

【横雏】春宵一刻

Minos_TT:

不知道在干什么的车,梗奇奇怪怪的,写到怀疑人生QAQ


要是不嫌弃请收下~




微博请戳


AO3备份

【横雏】Valentine Honey(情人节贺文)

老闆做得好ww

Minos_TT:

情人节贺文,没啥惊天动地的剧情,随意看看……










============================================


Valentine Honey




横山裕撑着下巴,在开得过大的暖气中昏昏欲睡。进入二月,天气却一点都不见转暖,从夜里开始的小雨到早晨竟变成了雪,横山起床时被窗外的银装素裹吓了一跳。东京的雪总是积不起来,到了中午,日头一盛,雪水就顺着屋檐落到地上,与泥水混在一块了。


忙过年末年初那阵,横山得了些空,偶尔也能享受一下无所事事的下午。他在软绵绵的沙发椅上换了个姿势,这家咖啡馆是他无意间发现的,老板是个老外,大概来自意大利之类的地方,反正老板说的话横山一句听不懂,因此他猜测留着络腮胡的咖啡店老板说的大概不是英语。唔,不过也不一定,横山的英语是个半吊子,搞不好只是他水平太差,听不懂人家的地道发音罢了。下次该让户君来鉴定一下,横山想。


你看,他已经无聊到了胡思乱想的地步。


这儿唯一的好处是,造访的客人大多也是金头发蓝眼睛的老外,没人认出横山,也许在那些高加索人眼里,横山与街上任何一个黄种小哥并无区别,老是被调侃像俄罗斯人的长相也许只是人们的牵强附会。不过这种忽视反而让横山轻松了不少,他能舒舒服服地发几小时的呆,不用考虑周围的眼光。


横山搅动了一下面前的咖啡,今天的奶泡看上去颜色深了些,他端起杯子喝了一口,甜腻的滋味在舌尖迸发开来,甜味过后口中又微微发苦,但不是咖啡的那种涩,而是另一种更醇更厚的苦味。


怎么回事?他点的难道不是通常的拿铁吗?


横山端起咖啡杯,仔细端详了一番,乳白色的瓷杯与平时没有任何不同,釉色均匀而温润,摸不到任何瑕疵,细细的杯柄旋转成一个漂亮的弧度,正好能容纳他的两根手指。横山又查看了菜单,挺括的纸上整齐地写了一串英文咖啡名,不起眼的角落有一行日文翻译,横山必须凑得很近才能看清。自从他搞清楚倒数第三个是拿铁后,他就再也不用像个老头那样摘下眼镜把菜单凑到鼻尖看了。他非常肯定今天自己对红头发的服务生指的就是倒数第三个。


到底是哪里出了问题?横山抬起头,想伸手把漂亮的红发姑娘叫过来,没想到却对上了络腮胡老板充满笑意的绿眼睛。


“本店的情人节特饮口味如何?”老板问,日语发音虽带着些别扭的卷舌,但遣词意外地十分地道。


“呃?特饮?”横山傻乎乎地重复了一遍。


“马上就是情人节啦,本店推出的巧克力特饮味道不错吧?巧克力酱都是我托人从法国带来的。”老板说话时两道浓眉上下翻飞,表情夸张,一副标准的西方人做派。


横山终于搞明白了,红发服务生确实帮他下单时确实问了句什么,但她的日语实在难懂,横山只得点点头,姑娘临走时还给了他一个悲天悯人的眼神,原来是在嘲笑他独自一人喝情人节特饮啊。


什么呀,横山又不是单身。


“啊,怪不得有股甜味,原来是巧克力酱,跟咖啡的味道很搭呢。”横山回答,他的坏习惯又来了,说什么都像美食评论。


“小伙子能喜欢就太好啦!我还加了点白兰地,光是巧克力太甜了,又不是摩卡那种美国货。”


好了,现在横山知道咽下去之后泛上来的苦味是什么了。


“那真是很有特色。”横山笑了笑,将摆在桌上的手指蜷缩了起来。他本就不是特别爱吃甜食,开始健身后就更少碰了,这句话不过是社交辞令罢了。


“小伙子一看就很懂行啊,怎么样,要不要来一份情人节限定礼盒?”老板从桌子底下掏出一只包装精美的编织篮,透明包装纸里塞满了巧克力、樱桃和草莓,显得鼓鼓囊囊。


“呃……不用了……”


“别客气嘛,女人都靠哄,送这个给她,保证你能有个火热之夜。”老板调皮地眨了眨眼。


横山十分同意这句话,但这不代表他有女人要哄。


“真的不用了。”横山又推诿了一番,但他哪是热情的欧洲人的对手,络腮胡老板完全把他的拒绝当成了日本人特有的客气,硬是将那篮子塞进横山手里。


“拿着!这就算本店送的!”


兄弟,你这样乱送东西要亏本的。横山无奈地想,实在推不过,只好接过了那份所谓的情人节限定礼盒。


“这才对嘛,小伙子,玩得开心点。”


横山礼貌地倾了倾身,他十分肯定自家那祖宗不会对巧克力和草莓感兴趣,他能想象对方一脸嫌弃的样子,皱起鼻子,嘴角向下弯,眼睛周围布满了皱纹。


老板走回了吧台,横山终于松了口气,放松下来后便觉得口渴不已,端起已经温了的咖啡一饮而尽,白兰地沉淀在杯底,辛辣的酒味滑过喉咙,冲淡了一些巧克力的甜腻。看看时间,已经过了五点,午后的悠闲时光结束了。




今天几点结束?


横山在保姆车里收到了这条短信。晚上他有个VTR要录,但应该不会太久。


估计9点吧。


横山回了一条,同样没有抬头没有落款,与对方发来的一样没头没脑。


那你过来吧。


哦。


横山把手机塞进屁股口袋,那只编织篮还好好地躺在保姆车后座,临下车前他对经纪人说今晚他自己回去,然后拎起那只可笑的篮子,从地下停车场走进了电视台大楼。


录影比想象中顺利,横山不愿承认自己有那么些归心似箭,拿出了十二分认真劲,几乎是一条过,刚过8点便解散了。二月的夜晚还是很冷,横山裹紧了大衣,故意走到离电视台稍远的街上打车。一个在情人节前夜拎着礼盒的黑发帅哥,一路上他收到了不少女孩儿赞赏的目光,吓得横山以为自己被认了出来,做贼一样钻进了出租车。


半小时后他便停在了某高级公寓前,横山搓了搓手,在大衣口袋里摸索了一番,终于在翻出了钥匙,那是把普通的银色钥匙,没有和其他钥匙串在一起,由于放在胸口内侧口袋,已经被横山的体温捂热了。


横山走进黑暗的公寓,熟门熟路地脱下鞋,把编织篮放到餐桌上,打开灯和暖气,拉起窗帘,烧上热水,一切妥当后才重重地摔进了柔软的沙发。客厅十分宽敞,没有铺地毯,打磨得光亮的木地板很凉,横山只好把腿盘起来,坐定后才发现忘了拿电视遥控器,但沙发实在太舒服了,他懒得再动,只能盘腿陷在沙发靠垫里发呆。


公寓好像太安静了一些。


似乎想反驳横山的想法,玄关大门被再次推开了,沉一阵重的脚步声后是脱鞋的声音,还伴随着轻声的‘好冷好冷’的嘟囔。没一会儿,村上信五就出现在了横山的视野里。


“你在啊?怎么都不出声,吓我一跳。”村上说,他的嗓门还是那么大,横山收回关于公寓太安静的想法,应该是太吵才对。


“看到开灯就知道了吧,不是我难道是小偷啊。”横山絮絮叨叨地说,连他自己都觉得像个啰嗦的大妈。


“哈哈哈。”村上笑了起来,最近他的刘海留长了,耳边的头发却削得很薄,让他多了分乖巧,加上被冻红的鼻尖和厚厚的黑框眼镜,简直像个从乡下地方上京来读书的大学生。


横山站了起来,他穿着格子衬衣和棕色毛衣,而村上只穿一件薄得透明的白T恤,领口被扯开了,就算戴着围巾也不顶事。横山上前去帮他解开围巾,把还在发抖的身体塞进自己怀里,宽大的手掌绕到村上背后,上下揉搓起来。


“你怎么不多穿点儿?以为自己几岁啊?不要一年四季都只穿T恤。”村上的皮肤摸上去像冰一样冷,比横山的手还冷,这祖宗不会就这副打扮在接近零度的室外走吧。


“下午拍杂志照,我赶时间嘛,没换衣服。”村上大大方方地回抱了横山,还在后者胸口蹭了蹭,像只可爱的小狗,横山对此最没有办法。


横山直到25岁都坚信自己会养条狗,就贵宾那种小型犬,蹦蹦跳跳地很闹腾,会向他撒娇,玻璃珠一样的眼睛仿佛能滴出水来。


“着什么急啊。”横山说,村上的白T恤摸上去非常柔软,不是后者长穿的那种纯棉质地,而是柔滑的涤纶,贴身的布料只有薄薄一层,能隐约看见村上蜜色的皮肤,圆领设计十分普通,只露出脖子根,但却让人对村上线条分明的锁骨更感兴趣了。比如横山,现在就有些心猿意马。


“急着回来嘛。”村上轻轻挣脱了横山的怀抱,大概是暖气起了作用,他看上去没那么冷了,被风吹得发白的脸颊也有了血色。


“要吃饭吗?”横山问,他也有些热了,脱下了套头毛衣,把衬衣往下扯了扯。看村上风尘仆仆的样子,肯定是没吃饭的,看来横山拒绝了现场便当是个明智的选择。


“恩,但是家里没吃的了,只有上次たつ送的葡萄酒。”村上转身往厨房去了,横山也慢吞吞地跟了上去。


“有人送了我这个。”横山指了指餐桌上的编织篮,“用来配红酒正好。”


村上拉了拉透明包装袋,直接把精美的蝴蝶结扯了下来,他仔细查看了篮中的内容,两盒黑巧克力、一块黄油、一串红提、一盒樱桃并一盒草莓,村上把甜品和水果都拿了出来,篮子底部好像还有什么,村上摸索了一番,碰到了什么坚硬的东西,他低头一看,吓得立刻扔了出去。


“够不够吃?”横山听到了动静,头也不回地问,“冰箱里还有没吃完的炼乳和土司。”


“啊?哦,恩,够了。”村上把那玩意儿胡乱塞进裤袋,什么人会送这种东西?


“我去把杯子洗了。”横山从头顶的柜子里拿出两个高脚杯,晶莹剔透的杯子不是普通的玻璃,看上去价值不菲,横山和村上都不是会买这种高级货的人,这还是锦户送的生日礼物。


村上嗯了一声,把水果拆了包装,扔进果盘,递给横山,示意后者顺便把这些也洗了。自己则把巧克力掰碎了,连着黄油一起扔进奶锅,放在灶火上慢慢让其融化。


“这么讲究做什么?直接咬着吃嘛。”横山把红提一个个摘下,掬起一把水,漫不经心地揉搓起来。


“人家都送了黄油了,不用多可惜。”村上一手叉腰,一手拿着木柄勺不断搅拌着,香甜的巧克力味慢慢弥漫开来,让两人空虚的胃更饿了。


横山继续洗水果,娇艳的草莓在他白皙肤色的映衬下显得更红了,村上不时提醒他关上水龙头,别浪费水,横山不情不愿地抱怨他小气,村上回嘴说自己是在拯救地球。


也许是巧克力太甜,连厨房的空气都变得甜腻腻的。


横山洗完了杯子和水果,村上的巧克力也好了,奶锅很烫,村上只好用烤箱手套垫着,直接把锅子一起拿到了客厅。手套和隔热垫都是白底红边的,上面布满了涂鸦,看上去倒跟某次演唱会周边很像,事实也确是如此,这是涉谷送的,有一双猫眼的小个子宣称这是他的最新作品,独一无二,你们应该感到荣幸。


“Subaru,我就问一句,这团屎一样的玩意儿是什么?”横山沉默了十秒才开口,而村上早在一边笑得说不出话来。


“那是爱心!我只是涂了颜色!眼睛瞎了吗你这混蛋!”涉谷骂道。


“哈哈哈哈哈。”村上终于滚到了地上。


以下请移步微博→戳我

🐟大杯去冰阿华田:

想起来9.9MC的这个梗还是太好笑了

※安给仓安利电影结果把名字说成"打ち上げ花火、左から見るか?右から見るか?"(原名打ち上げ花火、下から見るか?横から見るか?)

仓nice吐槽这不是一样么!??


【仓安】我们仍未知道那天在体育仓库里发生了什么

七个胡桃:

智障一样的搞了权限!!!现在OK了!!!
实在抱歉qwq  重新发了一遍ORZ



深夜发车  安全驾驶
一个有关体操服的脑洞
反正很脏啦_(:_」∠)_




*




等安田章大睁开眼睛的时候,他就在体育仓库里了。


这个地方原本是一个老旧的体育器材堆放室,学校翻新时修建了新的体育仓库,久而久之,这个堆放室就被废弃了。除了必要时会向学生开放,来回搬运一些器材,平日里鲜少有人会靠近这个常年上锁布满灰尘的地方。


他在空旷封闭的体育仓库里,只能听到一两声窗外传来的鸟鸣声。


这下糟了,怕是今晚就只能睡在这了。


安田章大一边想着,一边扭动着被麻绳捆绑在背后的双手,可麻绳愈发紧紧地缠绕在他的手腕上,细嫩的皮肤被粗糙的纹路摩擦的生疼,他叹了口气,自暴自弃地一屁股陷在身后的体操软垫里。


可是大仓是不是还在等他啊,这可怎么办呢。



*


要不是大仓异常地觉得今天在教学楼门口等待安田的时间好像过于久了,要不是他打算直接去安田的班里找他,他就不会听到那几个男生关于安田的过于猥亵的话语,也不会狠狠揍了他们几拳后就匆匆忙忙跑去学校后面那个闲置的仓库了。


“yasu!!!”


门板哐地被人踹开,扬起一片灰尘。安田吓了一跳,站起来发现是大仓才松了口气。


“okura我在这!”


大仓循着他的声音急急忙忙地冲进来,“yasu你没事吧!!那几个家伙真是,居然做这种事!下次我就不会轻易....”


发现大仓的语气变得不太对劲,眼睛也直愣愣地盯着自己,安田疑惑地随着他的视线看向自己,倏忽瞪大了眼睛——


“啊啊啊okura你别看我啦!!”



大仓觉得他上辈子可能拯救了地球。


眼前这个人,他暗恋很久的玩伴安田章大,居然穿着女生的体操服,双手被束缚在背后,迫不得已地完全向他敞开着身体。紧身的体操服将他身体的曲线完美地勾勒在眼前,大仓不由得上下滚动了下喉结。


“.....为什么你会穿成这样?这....这不是女生制服吗....”


安田涨红了脸,“所以我叫你别看我啦!”


大仓咳了一声,不自然地移开视线,“yasu.....你没有事吧?有没有受伤?”


安田扭动了一下身体,“只是有点擦伤,没关系啦,okura先帮我解开这个绳子啦....”


“啊差点忘了!那你等等哦!”



由于大仓跪在他身后解绳子,安田微微颤抖的后背便完全展现在他的视野里。两只手臂被反扣着,使得对方的肩胛骨优美又脆弱的舒展开来。


就算那群不良少年再怎么被纠正服装仪容,没想到他们居然让品行端正又正经的风纪委员穿成这样,大仓心想,还是第一次看见yasu这种样子,这种带点情色的感觉,应该说,可怜的让人想去更多的欺负他....


“这个绳子绑法有点复杂,我好像解不开。”


大仓装作很费解的皱起了眉头。他鬼迷心窍地想要多看一些这样的安田。


“不会吧?!”安田有些委屈,“真的解不开吗?”


“嗯....yasu对不起....”


大仓下意识转移开目光,却看到了一些本不应该出现在废弃器材室里的东西。


那是几本写真杂志。封面上几个穿着体操服的女孩子将胸部紧贴在一起,摆着各种性感诱惑的姿势,旁边还配着“让可爱又正经的她全身洒满体液吧♡”这样糟糕的字眼。


大仓觉得身体莫名的开始有些发热,他暗叫一声不好。不要这样啊!别穿着跟yasu一样的衣服说出这种话啊!


他连旁边的人看都不敢看就一口气站起了来。


“总、总之!我去外面找找看有没有见剪刀!”


衣角突然被抓拽住了。


“等okura、等一下!”


安田有点难堪地咬了咬嘴唇,用湿漉漉的上目线看着他。


“okura可以在这里陪我吗...我不想被别人看到..”


“我、我是可以啦...”



大仓的心跳有点快,他摸了摸鼻子,走到安田旁边坐下。他强迫自己不去看旁边可怜的在他心里变得色情起来的安田,却抑制不住地开口问道。


“yasu有自己看过这种写真吗?”


安田一瞬间难以置信地看着他,只是泛红的眼角让他显得有些弱势。


“才没有的事呢okura每次都说一些很奇怪的话太过分了我才不是....”


大仓看着眼前不服气的人。


对方赌气的脸颊有点鼓鼓的,可爱的想要把它用力揉捏到泛红,不停开合的嘴唇也红通通的,两颗小兔牙若隐若现。大仓想都没想,偏头就叼上了那两瓣喋喋不休的嘴唇。



请刷卡秩序上车




*


∞班的可爱又正经的风纪委员居然恋爱了,无论谁去打听询问,他都只会脸蛋通红地说着才不告诉你呢,然后转身跑开去找自己的高个子恋人。



那毕竟是个秘密呀。


只有两个人知道的,在体育仓库里的秘密。








感谢上车(>^ω^<)

【丸昴】

是是是都是他的

七个胡桃:

一个纯正pwp   非常糟糕   慎点
被编年史的幼女毛毛刺激到了_(:q」∠)_


真的非常糟糕
真的非常糟糕
真的非常糟糕


一辆很脏的车



感谢上车(>^ω^<)

我的天

焼きそばパン:

随手涂,没想到那么小(拍额头

買了直美的鮭魚
非常興奮
鮭!蝉!鮭!蝉!
LIP STICK CREAMください🍊